顧體育老師是我高中的英語老師,教我們的時候年齡大概三十二歲,年齡雖然不大,但是脾氣卻不小的,個性也是非常張揚的。讀者諸君可能覺得這個名字有點奇怪,為什么我的顧老師要叫顧體育不叫“顧英語”呢?顧名思義,讓我們首先想到的肯定是我的老師的父母可能希望他的孩子長大后能在體育方面有所成就。其實不然,據說我的老師有四個兄弟,取“德智體美”之意,名字分別為德育、智育、體育、美育。從名字可以看出我的老師在家排行老三,也可以看出我的老師的父母還是有一些文化的,不然取不出這么有水準的名字來。在我的家鄉四川廣安,像這樣取名的非常普遍,不獨我的老師一家人為然。記得我以前就讀的小學有一位老師家也有四兄弟,取“金銀財寶”之意分別取名為“存金、存銀、存財、存寶”。像這樣給孩子取名的,也不一定局限于我的故鄉,應該說在全國都是很普及的。著名文學家、翻譯家傅雷先生的兩個兒子,也是這樣取名的,他的兩個兒子分別叫傅聰和傅明。這樣的取名雖然好,但也不是在每個時期都好的。據我的高中歷史老師田曦先生(我將在另文介紹)說,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有一家人有三個孩子,分別取名為“愛國、愛民、愛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三個好名字的。但是,在那段悲慘的歷史時期,為了自己不受傷害不免有一別有用心的家伙。這家伙將這一家人三個孩子的名字連起來讀就發現問題了:“愛國民黨”。結果這一家子都受到了批斗。顧老師是生對了時候,名字也取對了時候。
  一個體育能手
  顧體育老師以前是教體育的,教英語算是半路出家。顧老師自教英語以來都是班主任老師,每一年他帶的班不僅英語科全年級第一名,而且田徑運動會班級成績也是全年級第一名。有很多的老師都感到迷惑不解,一直找不到原因。有一次課堂上,顧老師說明了其中的奧妙,那就是顧老師善于“調兵遣將”。他善于發現學生的體育長項并善于在比賽中將學生用在最恰當的項目上,因此班級的團隊分數不可能不高。
  一個幽默的老師
  顧體育老師雖然是高中才開始教我們的英語,但是他在我讀初中的時候就已經非常熟悉了。我讀初中的時候,我們那個年級一共五個班,我讀五班,顧體育老師教一、三班的英語。可以說,我仰慕顧體育老師已久。顧老師英語課上得特別好,他教的那兩個班每年都是前兩名,這還不算什么,更厲害的是他教英語以來每帶一個班都是名冠全年級。這其中肯定有著顧老師的過人之處和深層的原因。要把顧老師的過人之處和深層的原因說清楚,顯然不是我這篇小文所能負荷的。僅舉一例以概其余。我覺得,顧老師之所以課講得那么好,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他的幽默。據我的一些初中上過他的課的同學講,顧老師上英語課,往往是花一些時間把正課講完,余下的時間都用來“吹牛”、“講笑話”,或者是在上課的過程中突然講到某個問題然后就發揮他的豐富的想象力聲情并茂、繪聲繪色地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情卻有情地講下去直到下課。比如說,講講實事,講母校的情況、別的學校的情況,學校的老師(一般不指名道姓),學校的領導,概括起來用一個成語來形容那就是“臧否人物”。這樣的講課方式,在我們學校除了顧老師外,其他老師采用的極少,其他的老師估計想學也一下子學不會,能敢這樣講課,不但要有扎實的學問而且還要有熱情奔放的個性才行。顧老師上我們高中英語課,大概也是這系統家具樣的,不過略有不同,畢竟高中英語不像初中英語那樣簡單,吹牛的時間要少一些。顧老師有一句幽默的話,我給許多的同學、朋友都講過。是哪句話呢?不妨讓我先講講這句話的由來。有一次,顧老師為了勉勵我們努力學習,他說:“周恩來有句名言,為中國之翹(qiao)起而讀書。”我們大家聽后都笑個不停,不是崛起嗎?為什么是翹起呢?顧老師說:“那個字不認識,干脆就談“翹”算了,反正意思差不多。”后為我讀大家的時候,我也給同學們講這個笑語,一個同學聽了后,說,你干脆說成為“中國之勃起而讀書算了”。
  一個很有脾氣的老師
  前面已經講到顧教師最開始的時候是教體育的。在他還在教體育的時候,他就膽敢與校長“作對”了。依稀地記得在一次課堂上,顧老師說:
  “有一次他上體育課,其他的老師很早就解散了,他是解散到最后的。等他解散了同學后,醉熏熏地校長不知在哪里喝醉酒走過來向他發標,說為什么這么早就把同學解散了,我要克扣你工資。顧老師說,他是解散得最晚的,還有比他解散得更的。可是醉校長不聽解釋(估計這校長平時就有些飛揚撥扈、劍拔弩張的)。顧老師見解釋不聽,誰都有脾氣的更何況是顧老師,這時顧老師火氣也上來了,一把揪著醉酒的校長像獵人抓住了一只山羊一樣去辦公室聲色俱厲地對他說,你扣可以,光扣我不行,其他的體育老師也必須扣。”
  事情結果卻出乎意料,據顧老師講,居然工資沒有扣。可見,是那醉校長妥協了。這正好印證了古人的一句話:“其身正,不令不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還有這樣的一次,我是聽一個同學說的,這個同學的名字我記不清楚了,大概叫唐輝。唐同學說,顧老師剛出來教書的時候,有一次在他臨近監考的時候,一個老師告訴他:
  “在他監考的那個教室,抓住了一個作弊的學生,那個作弊的學生揚言下場考試哪個老師再敢抓他,他要與那老師比比刀法(估計這個學生要么是武俠小說看多了,要么是出生于武術世家,不然不至于如此猖獗)。”顧老師聽后,問了那個學生的名字,在他去監考的時候,點了那個學生的名字,叫那個同學站起來,那個同學站起來后,又讓那個同學座下。到考試結束后,那個囂張、狂妄的學生出乎意外地沒有敢作弊。我料想,大概是被顧老師的莊嚴肅穆的點名嚇倒了,要不就是當時被顧老師的“淫威”嚇倒了。還有一次,這是我親眼所見的。
  下課期間,顧老師在樓梯走廊與當時我們的實習老師(忘記名字了,大概是姓張,據說以前也是顧老師的學生)在交流教育心得,我們班的王越同學與另外一個同學(大概是叫劉少兵)在辦教室與走廊外嬉戲、追逐,打鬧得好不熱鬧。這樣的舉動把我們顧老師惹火了,把王越同學叫住,要王越同學跪下并讓王越同學認錯。我不知道王越同學何罪之有犯了哪家的王法?認哪門子錯。不過,學生是不能公然與老師作對的,這無異于員工與老板作對,肯定沒有好下場。更何況,老師永遠站在正義的一邊。王越同學只好認錯的。王越同學平時本來就有點囂張,天王老子都不怕,被顧老師收拾一下也好。
  一個喜歡批評學生的老師
  顧老師不是那種很有耐心的老師,他動不動就喜歡發脾氣。在他的課堂上,如果他講一些他認為很簡單的知識,同學不回答或者回答不出來的話,他就惱羞成怒地批評。我那時候就經常受他的批評,有一次都把我批評得私下里都掉眼淚了。我還很清楚地記得,那是在一次課堂上他講belong to這個單詞的時候,他舉了個例子:這本書是你的嗎( Does this book belong to you )?點名讓我用別外一個句型翻譯出來。我想了半天沒有想出來。顧老師就火了,怒發沖冠地批評道 :“平時吊二郎當的,連初中學過都不知道,還要不完得很。有什么值得拽的?”is this book yours? 這么簡單的都不知道,顧老師說。有一次,顧老師在講課時,有一個單詞(pollution)他講過很多遍,他問同學是什么意思,沒有一個同學回答,其實那個單詞我是知道的,那幾天我心情不好,就沒有說。顧老師就開始怒形于色了,我見此狀后,連忙大聲地回答了那個單詞的意思:污染(pollution)。顧老師聽到有同學回答后才沒有發脾氣。這還算客氣一點的。我記得顧老師批評藍小靜同學那就絲毫不客氣了,有時都有點侮辱的味道了。藍小靜同學的成績比我還差,英語更是差得不得了,顧老師對我批評尚且如此嚴厲,藍小靜同學就更沒有什么好果子吃了。
  一個不太喜歡學生亂寫亂畫的老師
  憑心而論,我現在的字寫得不算丑,那時候就寫字而論稱堪全班的翹楚。這一點是得到了耆年碩學、書法造詣精深的唐大維老師和張家祥老師首肯的,不是我吹牛。有這樣的功底完全得益于讀高中時候的亂寫亂畫,那時候,經常在教室前后兩面的黑板上亂寫亂畫并且寫好了就不再擦掉,有的時候為了展示自己自鳴得意的“書法”還題上自己的大名和時間。有幾次我“揮毫潑墨”“大書特書”的時候正好被顧老師遇見了。第一次,他看見了,看了看我寫的內容,笑了一下沒有說什么。第二次,是一大清早,那天我記得正好是期末考試的第一天考試,我在教室最后面的黑板上寫上了當時教導處主任陳泗清老師的一句話:“端正考試風氣,遵守考場紀律。”(大概是這句話,記得不甚清楚了)顧老師看見了,用超過60分貝的聲音向我吼過來,讓我擦掉,當時把我嚇壞了,連忙擦掉乖乖地回到座位上,一句話不說。
  一個教導有方的老師
  在高中文理科分科后,我就讀理科班,顧老師教文科班,那一年他沒有教我們,但是他一有機會還是給我們想學好英語的學生補課。我也正是通過這個補課,英語成績才好起來的。顧老師發現我們在寫作文的時候,連句子成分都不清楚,語法常出現明顯的錯誤。在補課期間,顧老師針對我們常犯的錯誤給我們的講的都是英語基礎知識,比如說,英語句子成分(主比表,主謂賓)夯實了我們的英語基礎。聽了顧老師的輔導后,我那個學期的英語期末考試作文突飛猛進并列全年級第一名,總分也是相當的高。至此,我就非常努力地學習英語 ,高考的時候,英語竟然出奇的名列全班第一名,平時比我基礎好的那幾個同學(比如說,王麗娟同學,張高鳳同學,曾麗同學等)都沒有考過我。能取得這樣的成績,不能不說不歸功于顧老師的因材施教 。那時候,顧老師給我們輔導都是免費的,連資料費都是只收一點成本。
  一個撤我班長職務的老師
  上高中的時候,由于考得不怎么好,被分到了慢班。那時候,一共四個班,兩個慢班,兩個快班。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分到慢班后,我的總分成績竟然還是第一名。一開學后,由于報名比較早,為顧老師辦了幾件小事。《論語》說:“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曾是以為孝乎?” (《為政》)翻譯成現代漢語就是 :夏問什么是孝,孔子說:“能始終和顏悅色比較難,只在長輩有事的時候去幫忙,只在有酒飯的時候讓長輩先嘗,能算是孝嗎?做了點小事 ,實在不足掛齒。可是沒有想到,正式上課后,顧老師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莊重地宣布任命我為班長。我從小學到初中還從來沒有當個班長,是顧老師給了我過把班長癮的機會。可是“紅顏薄命”好景不長。當了大概半個學期,顧老師對我的“政績”很不滿意,雖然沒有明說,但我能感覺到。那時候,正值我們黨的十六大召開之際,國家領導人換屆。顧老師借這個名義主持班會重新選舉班長。然后由班長任命“文武百官”(就相當于主席提名總理,由總理任命各部領導)。選舉會也是參照國家選舉領導人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模式進行的,先是根據同學的呼聲選定后選人,然后是無記名投票差額選舉班長。結果一選,就沒有幾個人投我的票,我無情地依依不舍地被迫“下野”。結果是吳肖艷同學以一介女流之輩、黃毛丫頭之身當選了班長,成為我們班歷史上的唯一的一位鐵娘子“撒切爾夫人”。其實, 這也不能全怪罪于顧老師的,是我自己不得民心。不過,如果那時顧老師高抬貴手,讓我過完一個學期的班長癮,我現在吹牛的時候也能有一些談資。當半個學期的班長,實在是不好意思說出去的。
  一個書寫工整的老師
  顧老師的漢字寫得很一般,不謙虛地說,與我那有著名書畫家范曾先生千分之一神韻的“瀟灑”“大氣”“飛揚”的行書相比略有遜色。然而英語字母寫得卻是相當的好,可以說,是我目前為止見到的英語書寫得最好的一個人。
  一個喜歡“外國騾子學馬叫”的老師
  顧老師教我們第二個學期的時候,開始上課用普通話教學,而且是堅持了一個學期。在我們那個鄉鎮中學,用普通話教書的極少。在我的印象中只有語文老師、數學老師和英語老師三人能堅持用普通話教學。當時,我們并不是很理解顧老師的普通話教學,也覺得聽起來很別扭的。要知道一個老師用慣了方言教學,驀然地用普通話教學,就給人一種“外國騾子學馬叫”的嫌疑,感覺怪怪的。現在看來,顧老師還是很有眼光的,現在的師范專業都必須過普通話這一關,非師范專業的學生要想考取老師資格證也必須過普通話這一關。顧老師能在五年前就看到了今天,眼光是何等長遠的啊!要是那時候,我就堅持真理說普通話,我想現在去考取教師資格證還會有底氣一些。
  一個愛好學習、追求進步的老師
  顧老師從教體育而改行教英語,這中間下了大多的苦功,我相信是不言而喻的。師母也就是我的高中化學老師王芳女士,有時在家就戲稱顧老師為“書呆子”,可見顧老師學習是何等的用功。在我家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老師都是不思進取、安于現狀,以為自己學問非常大了不用學習了,看不起一般人洋洋得意得很。其實,就他們那點學問,算得了什么。我可以毫不客氣地說,別看我年紀不大、見識少,有些小學或者中學老師不一定就有我看的書和去過的地方多。古人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萬卷書我倒沒有讀那么多(其實也不一定就沒有讀過萬卷書的。古時候的卷書在沒有出現帛書和紙書以前都是用竹塊用線連接而成的,重量雖量,字數卻不多的。據相關史書記載,秦始皇一天批閱的奏折重量達兩百多斤,聽起來很嚇人,其實那時候寫字都在竹箋上的,不能與現在的紙書相提并論),但截止目前為止(2011年4月16日)兩百本還是有的,行萬里路嘛,我遠遠超過了這個數。全國各省,除新疆、西藏、西北部分省會和香港、澳門、臺灣我沒有去過外,其他地方我基本都去過,行十萬路也不止的。不謙虛地說,算是有一些見識了。但是我就不像母校的有些老師那樣得過且過,以為有著教師的耀眼外衣就可以活得里外光鮮,無事打打“平面太極”(就是打麻將,在當地流行甚廣 ,毒害甚大)玩玩三張(斗地主)。據顧老師自己說,他年青的時候也打麻將,而且還說自己是高手。但是他自從教英語后就不在打麻將了,而是一心一意、聚精會神、全神貫注地學習英語。顧老師有一次在課堂上講,他教我們是不合格的,因為按照“小甲魚的臀部---新規定”,教高中課程的老師必要具備本科以上文憑,而顧老師那時候還是專科,連這個專科據說都還是函授的。現在顧老師通過學習已經取得了本科文憑成為了一個合格的高中英語老師。顧老師還是我的母校第一個購買電腦并能使用電腦的與時俱進的老師,要知道七八年前,電腦在全國還不像現在這么普及,貧窮落后的西南更不在話下,那時候一臺電腦的費用少說也有六七千元,而彼時顧老師的工資不過一千多元,和師母的工資加起來不吃不喝不用也才二三千元。顧老師不但舍得花這個錢,而且還去學習電腦操作知識。盡管顧老師當年那點電腦知識只是“略知皮毛”“雕蟲小技”“花拳繡腿”,然而在全校來說卻可以堪稱一流(其實那時候,就顧老師一個人會電腦 ,其他的老師連打字都不怎么會或相當遲緩),可見當時熟悉掌握電腦知識的老師有多么少,顧老師是何等的標新立異地追求現代科學技術的。
  顧老師鯉魚跳龍門,諸桃李紛芳爭奇斗艷
  在把我們送出母校的大門后,據說顧老師被市里面的一所重點中學聘用了。以顧老師的才學和教學方式被重點中學聘用我一點不也不感到驚奇。不知道顧老師現在是否還是還在市里面教書,希望他能繼續他的那種獨樹一幟的講課方式,打破那種傳統的英語教學模式,吸引更多的學生熱愛英語、學習英語,打破農村中學英語不能學好的傳說,為我國培養出更多的杰出的復合型人才。你的學生,就我們那個年級而論,已踴躍出了一批杰出的同學,據我不完全統計,他們有:向麗萍同學,江蘇大學畢業后考取中國科技大學研究生;劉洋同學,四川農業大學;顧玉芬同學,太原理工大學;唐艷瓊同學,西華大學;曾義華,西昌學院;文洪平,西華師大,胡隆波,重慶科技大學......這個名單很長很長,我就不一一列舉了。我謹代表(當然,還是請允許我代表)初2002級、高2005級全體同學向顧老師及其夫人王芳老師致以親切的問候和崇高的敬意,向令郎顧免小朋友(現在可能已經是大朋友了吧)致以良好的祝愿。

花的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