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戀之兩只蝎子的故事以這個名字為題目,因為我喜歡《卑戀》的歌詞和曲調,也可以說比較符合我現在的情緒。其實我也難以用詞匯來描述自己現在的情緒,很冷,很淡,談不上傷心。因為我沒有覺得自己感覺不到傷心的情緒,整個人處于一種非常冷漠的狀態,生人勿近。
  昨天他向我坦白了大實話。他說:“我喜歡你,但是我們的性格確實不適合做情人。對不起,是我的錯,是我天真了以為互相喜歡就可以忽略到一些東西,但是事實告訴我客觀事物不可能受主觀改變。”看了太多遍,以至于現在我一字不落的默背出來。
  你們知道心悸的感覺嗎?在左邊的胸口可以明顯的感覺到收縮。這一次,我把自己內心世界上的門關閉了,并且鑄造了更高的墻。
  我是一只AB型除蟲公司的蝎子。以我對他的了解,應該是一只B型的蝎子。陰歷生日也只比我大一天。我喜歡解剖自己,而他非常討厭解剖自己。我是個樂于沉浸在幻想中的人,但是他是個非常現實的人。
  AB型的蝎子,應該是理性冷淡孤芳自賞的,可是我不理性,我情緒化,缺乏安全感,占有欲強。冷漠,不喜歡跟人交往。流言蜚語很可怕,所以我真的不喜歡也不善于跟人交往。所以他的存在對于我來說是特別的,重要的。我愿意把真實的自己展現給他看,我以為人與人之間只有坦誠才能達到最高的默契。
  他喜歡把大實話藏起來,每次問起重要的問題都是避而不答。就算不喜歡也不表露,這是我現在所了解到的。
  一年半以前我們通過彈彈堂熟識,關系很好,但是一開始就確定了不是戀人,是情人。之后的每一天都會聯絡,不是戀人,也不是朋友,不清不楚。因為大家都知道不可能有發展。
  一年半,感情說淡也該淡了。他漸漸不回我的短信,不打我的電話。所以我真的生氣了。其實不是生氣,是保護自己的手段。如果他以后有了女朋友我會很難堪。如果他漸漸厭惡我,我會很傷感。以后也是注定沒有發展的余地的,總有一天要放開。無論這個習慣持續了多長。所以我說就這樣吧。
  昨天我突除白蟻然很想打一個電話給他。出于怎樣的理由我也不知。可能是很想再聽聽他的聲音,或者是很想知道過去一直問的那些問題的答案。所以我就得到了我認識他一年半以來最真實的大實話,事實的真相。
  一開始他不愿意告訴我。他說我問的問題沒有意義,知道了又怎么樣不知道又怎么樣。我就是這么一個固執的人,我也知道答案沒有意義,但是我想知道跟我相處這么久以來你到底是如何看待我,看待我們的關系的。
  他說我偏執,說忍受不了我的觀念。他說不回我短信不打電話是為了讓我自知。“我以為你懂,可是你不懂。”他這樣說。其實我懂,只是懂了還是做不到像你這么理性,把感情和現實分的這么清楚。懂沒有以后,懂觀念不同。可是身陷的時候又會故意忘掉。他說的欲抑先揚,說了喜歡我說了時間這么久是有感情的,然后以一個“但是”轉折,但是我們真的不適合做情人,你還是把我當作同性朋友吧。
  讓我覺得非常傷心的事情是,我的世界里存在著兩個我,兩個我不同,一個懦弱善良一個強勢頑固,她們一直互相愛和支撐著。我允許你踏足我的世界,我把我和我展現除蟑螂給你看,我不懂什么是欲情故縱和耍心計,我只是怎么想,就怎么告訴你。告訴你我的想法,對你,對這個世界的想法。我把自己完完全全真實的展現給你看了。因為你對于我來說是不同的,你可以踏足我的精神世界。偏偏,真實的我讓你討厭。造成了今天的局面。如果我沒有向你展現出完全的自我,而是像其他女孩子一樣只是告訴你我開朗我可愛我幽默我善良。可是我就是我,我以我自己為榮。但是這樣的我,讓你生厭了。所以我非常的,難以用詞匯來形容的,悲哀。得不償失嗎?
  以后,不會再向任何人袒露真實的我了。其實我很怕受傷害,所以不去愛一個人,原來喜歡對我來說也是不被允許的。
  不想說的這么矯情,也不想表現的多么傷心。我說的是大實話,我現在確實沒有任何情緒。

花的雨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